乱弹水浒_社会谴责_古典小说网/古代小说网--最专业最大最全最好看的古代小说网欢迎您(seeol.com)
我的位置:首页 > 社会谴责 > 乱弹水浒
关键词

乱弹水浒

乱弹水浒

作者:填下乌贼

浏览量:

类型:社会谴责

连载完成:已完成

上架时间:2020-04-24

免费章节:全部


三国演义系列     水浒传系列     西游记系列     红楼梦系列


小说介绍

  四大古典名著之中,最为亲近读者的,也最为读者所亲近的,莫过于《水浒传》了。《三国演义》文白相杂,虽然这种简练而不失流畅的语言给小说带来了浓重的历史感,比之《水浒传》那生动纯熟的白话,在表现力上到底差了一层;《西游记》的故事情节在实质上颇多重复(夏志清《中国古典小说导论》),故事所塑造的各种仙佛鬼怪的形象比之“水浒”故事中一个个鲜灵活现的好汉,距离现实生活则又远了很多;《红楼梦》有着让读者手不释卷的强大魅力,问世不久就已经“家家喜闻,处处争购”(梦痴学人《梦痴说梦》),却因为书中众多难解的谜题和浓重的书墨气息,阻隔了普通读者们对小说的更进一步的鉴赏。
  《水浒传》,或者说《水浒全传》之所以如此为人所喜爱,书中的众多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如此为人耳熟能详,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它十分贴近市民生活。“水浒”故事早在南宋时便有人讲了,“青面兽”、“武行者”、“花和尚”的故事在宋末已经成形,而《双献头》、《李逵负荆》等“水浒戏”在元代也已经十分盛行,几百年来不断地加工、积累,使得这部小说竟能把一个个人物描写得“情状逼真,笑语欲活”,一个个英雄好汉从性格作风到理想志趣,常能反映出市民阶层的人生向往。它的语言极为流畅纯熟而又通俗易了,它的叙事极为跌宕老道而又章法绝奇,无怪乎金圣叹要将这《水浒传》与庄骚杜诗并称为古今“才子书”了。
  《水浒传》是精彩的,历代评论家也为这部奇书作了精彩独到的点评,从李卓吾到金圣叹,从王国维到鲁迅,一代又一代的才子学人各倾陆海,或金笔点评,或纵览全构,或序跋论传,或赋曲诗词,纷纷以其独到的“具眼”为《水浒传》作了极富个性的诠释。不过,古人评点《水浒传》,多站在传统文化立场之上,引经据典,举类连譬,走的还都是文史研究的路子。到了清末民初,这条路子又有了新变。
  民国时期的历史学家、政治学家萨孟武先生曾戏称自己的《水浒与中国社会》的写法是“姨太太”式的。可是,用易中天的话讲:“当‘姨太太’并不怎么体面,但萨先生抗战前为《中央日报》副刊写的这些文章,却着实比那些‘太太式’的比如《中央日报》的社论要好看得多。”
  这部书为什么好看?首先是因为轻松。萨先生这本小册子是我所见到的最早采用“漫说”或“乱弹”方式解读《水浒传》的专著,书中语调轻松,所论所讲很多都是前人很少关注的,而同时在结构上又不失严整,对细节的体察又不失缜密,更援引了很多深受西方影响的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理论,使人眼界大开,在轻松愉快的心情下发出了如此的感叹:“噢——,原来是这样的!”
  建国后,《水浒》研究曾经统一于对“投降派宋江”的论评和对“农民起义”以及“农民战争”的联想和剖析,尤其是《红旗》杂志的几片短评,更是当时学者们的“交通灯”。到了新时期,不论是正统的学术研究,还是“歪批漫谈”的评论路数,才又有了一大变。学术圈的大调整自不待言,在新时期我们又看到了那轻松的萨式“水评”,如牧惠的《歪批水浒》,姚有志的《说水浒,话权谋》,汪远平的《水浒拾趣》,更有结构视角极为特异的《水浒的酒店》、《大话水浒财经篇》等小书问世。


章节列表

评论

请先登录再进行评论哦!我要登录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
评价:
点击刷新 点击刷新

最新评论

推荐小说
  • 麻辣水浒

    看CEO宋江如何把梁山泊绿林公司做大做强做垮一段“绿林公司”的传...

  • 画水浒

    《画水浒》是大话版长篇杂文,表达的是一种对待人生的态义,一种开放...

  • 论红楼梦

    在这个流行伪知识和本本主义的时代,这是一本罕见的由一个真正的学者...

  • 红楼梦忆

    本书由三个部分组成:《红楼梦忆》《红楼诗草》《红楼零简》。邓云乡...

  • 梁山政治

    赵玉平,男,河北丰宁人,北京邮电大学管理学博士,自幼酷爱古典文学...

  • 红楼梦卷世纪风

    红楼漫卷世纪风──胡适、毛泽东与《红楼梦》,兼论红学何成为显学。...

  • 水浒行动

    这是本探讨营销管理的好书,书中通过《水浒》人物的对话,栩栩如生地...

  • 大话水浒

    说实话,这个前言是我把《大话水浒》鼓捣到九的时候才写的。再说个实...

  • 梁山兴宋传

    话说大宋仁宗嘉佑三年(1058),京师瘟疫盛行,天子大敕天下,免...

  • 缺钙水浒

    话说宋仁宗嘉佑三年,天下禽流感盛行,自江南至京城,无一处人民不染...